全球數字貨幣交易所目前發展態勢

大型的幾家交易所,如火幣、OKEX、幣安、Bithumb 等交易所則逐漸佔據了市場的領先地位,頭部交易所的業務範圍也開始出現差異化。

與此同時,經過 8 個月的市場清洗,日交易量 TOP-20 名開外的中小型交易所正在面臨洗牌,那些曾經躍躍欲試的交易所團隊正在出局。若現在回顧去年 6 月份許多小型交易所,現在已經失去了聲音,交易量已經微乎其微。

這些變化與投資者的需求和交易所自身收益等因素,關係緊密。

挖掘用戶價值

在進入今天的討論之前,我們首先要明確一個概念,交易所的收入主要來自哪裡?

在傳統的數字加密貨幣交易所模式下,交易所方作為交易平台和場地的提供方,付出了技術和運營成本,理應可以通過為用戶提供交易場地的服務來收取一定的手續費用。手續費數額雖小,但隨著交易量和用戶量的提升,交易所的手續費收入也將非常可觀。

根據 BlockChain Transparency 的統計數據,Bitfinex 交易所日活(日活躍用戶, DAU) 5.5 萬人,訪客交易金額 2841 美元,Coinbase 日活 17.7 萬人,訪客交易金額 371 美元,Kucoin 交易所日活 4.1 萬人,訪客交易金額 180 美元。據此數據可知,交易所排名越靠前,用戶的成交金額和交易慾望也越高。不可否認,排名越靠前,市場流動性越大,投資者更願意多次換手交易,但對於排名靠後的交易所來說,尋求更多的服務項目來提高交易量,才是可選的方式。

隨著新業務的開展,比如 OTC 場外交易、法幣入金等業務,交易所可以獲得手續費來源也越來越多。

理論上來講,只要交易所能維持用戶增長,為用戶提供穩定、安全的服務,那麼交易所是一門穩賺不賠的生意。這不僅是大型交易所的商業計劃,也是不斷冒出來的小交易所打的算盤。

放在牛市,靠新增用戶來保持盈利,無可厚非。但誰也沒有想到數字加密貨幣市場的冷卻如此迅速,交易所的交易額在一年的時間內便萎縮了 70-80%。

以幣安交易所為例,2018 年 5 月份的日交易額可以達到 20 億美元,而在今年 2 月初,這一數字已經降到了 4-5 億美元,投資者冷淡的交易也導致交易所被迫調低預期。幣安創始人趙長鵬在今年 7 月份的時候對外宣佈預計全年有 5-10 億美元的利潤預期,就在本週二 TheBlockCrypto 的報告顯示幣安全年的利潤約在 4.46 億美元。

這不僅僅是一家交易所遇到的難題,而是整個市場都在遭遇的事實。交易所不得不開始思考這個穩賺不賠買賣的可行性以及在市場中穩住自己江山的方案。大交易所尚有時間來等待轉型或者找到新的增長點,小交易所就只有看著自己的流量乾枯後死亡。

瞭解投資市場本質

從 2018 年 4 月份開始,純期貨合約交易所 Bitmex 開始不斷地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日交易成為 CoinMarketCap 上今年霸榜級別的交易所。讓 Bitmex 如此熱門的原因只有一個:現貨市場變化莫測好似賭博,既然是賭,為什麼不玩的更大一點,去玩期貨呢?

雖然數字加密貨幣市場 24 小時全球交易,不設漲跌幅限制,相比於傳統證券市場,它確實更誘人,但風險也極大;而數字加密貨幣的期貨合約,走的更遠,基於數字加密貨幣價格的期貨,不僅價格波動巨大、難以預測,而且可以提供上百倍的槓桿,甚至有的交易所推出了不設平倉線的永續合約。

金融衍生品交易市場其實是比現貨交易龐大數倍的市場。全球的衍生品市場價值高達 532 萬億美元,比證券市場的 77 萬億美元高接近 7 倍。對於數字加密貨幣交易所來說,這一數字意味著衍生品交易可以產生遠大於現貨交易的收益。

– 衍生品市場大於房地產、證券等市場。 來源:Howmuch –

機構對於金融衍生品的價值認可不約而同,在 Visual Capitalist 統計的數據中,金融衍生品的市場約為 544-1200 萬億美元,比 73 萬億的全球股票市場市值高數倍。

傳統金融市場的趨勢勢必會在數字加密貨幣領域復現,區塊律動 BlockBeats 也看到了這麼一個趨勢,從 2018 年下半年開始,各大交易所都開始探索基於數字加密貨幣標的的衍生品交易,如期貨合約、質押業務、托管業務和 ETF 基金等,火幣、Bibox 等交易所也在去年年底開始對外提供合約交易的功能。也有不少交易所上線了期貨指數、提供抵押借款、提供理財產品等服務。

與其看著用戶跑去 Bitmex 或者 OKEx 上炒期貨合約,不如在自己家的交易所裡設立合約交易平台,將用戶留住。

交易所現貨合約場外期指質押
火幣VVVVV
ZBVVVXV
OKEXVVVVX
幣安VXXXX
BithumbVXVXX
Bit-ZVXVXX
HitBTCVXXXX

根據 2 月 20 日的統計數據,我們可以看到目前 TOP-10 的交易所中,除了幣安和 HITBTC 僅提供現貨交易一項服務外,其他交易所均提供兩項以上的交易服務,不乏火幣交易所能提供合約、槓桿等 5 項業務,ZB 能提供 4 項的業務。提供衍生品交易,不僅滿足了業務線擴張帶來的收益增加,也滿足了用戶向多空不同方向交易,以及不同風險偏好用戶的需求。

打通現貨與槓桿、合約,甚至 OTC 是非常相當關鍵的步驟,中小型交易所很難完成這一系列操作。

值得注意的是,交易所也在合規上開始下重拳,Coinbase 積極嘗試收購持有 BD、RIA 和 ATS 牌照的公司,以謀求更合規的上幣交易,為 Token 認定證券做準備。火幣在美國獲得了 MSB 及部分州的 MTL 牌照,在日本通過並購獲得了 0007 號交易所牌照,以及申請了可以在歐洲合規開展區塊鏈資產交易業務的歐洲直布羅陀的 DLT 牌照。

用戶的需求正在被大交易所壟斷,除了個別逐利的投機者會參與小交易所的交易挖礦外,理性的投資者的投資需求都可以在大交易所得到滿足。衍生品交易極有可能如上所述,超越現貨交易,創造一個更龐大的加密貨幣金融交易市場。

衍生品交易到底有多火?以火幣的合約交易為例,根據公開數據,火幣合約上線首月累計交易量破 200 億美元,近期合約和現貨日交易量之和曾衝到全球第一,其中合約交易量達到了 15 億美元,是當天現貨交易額的 2 倍,總數字甚至超過了 Bitmex 的交易額。以合約為手段重塑市場格局,成為 19 年上半年最值得關注的現象之一。

小結

與頭部交易所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小型交易所。

近期最為出名的要數 ZB 旗下的 ZBG 交易所的兩次醜聞事件,第一期是因為投資者在交易過程中獲益過多而被平台凍結賬號,第二期則是利用加速解鎖平台幣接口。雖然之後 ZBG 交易所給出瞭解釋,並與相關投資者達成了和解,但這種殺雞取卵的做法已經傷害了中小平台的形象。

FCoin 也是企圖利用「交易挖礦」模式來翻身突圍的交易所之一,但是作為首創者,它在後期對挖礦的通證經濟模式失去了控制,導致市場崩盤後一蹶不振。此模式也為不少企圖利用交易挖礦模式來獲取用戶的小交易提供了思路,以及幾乎一致的崩盤模式。

中小型交易所之所以做不下去,其主要原因還在於用戶流量向頭部交易所的流動性和多元服務傾斜,最終導致自身流量不足,甚至無法通過流量來覆蓋日常成本。

數字加密貨幣交易所行業其本質也是互聯網經濟,它嚴格地遵循資本投入和流量經濟邏輯,但區塊鏈匿名的特性又讓真相蒙上了一層讓普通人看不透的薄霧。

經過一年的市場調整,交易所行業已經洗牌,接下來就是中小交易所加速淘汰,頭部交易所劇烈競爭的寡頭壟斷階段。到底是專注開展現貨交易的幣安、HitBTC 等交易所取勝,還是提供衍生品交易等更多交易品種的火幣、OKEx 取勝?或許時間會做出回答。

資料出處:https://www.blocktempo.com/analysis-crypto-exchang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